请您留言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今天是2018年1月17日,欢迎访问华中王氏网!

王翦墓探访

发布日期: 浏览次数:1732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来源:频阳吟笛

王翦墓探访今年国庆节,我从京城回到陕西富平老家探亲,再次拜谒秦大将军王翦墓。我和弟弟穿过玉米地,眼前荒草凄凄,半人高的墓碑兀自悄隐在蒿草中。

王翦,秦国频阳(今富平)东乡人,官拜大将军,因灭六国功勋卓著,名扬天下,被秦始皇封为武成侯,后又封为“美应侯”。王翦晚年安居频阳故里,91岁无疾而终,葬在到贤镇永和堡北高岗之上。


 王翦墓富平到贤

王翦墓南北较长,东西稍窄,高约9米,周长达136米。这里是秦始皇赏封大将军王翦千顷良田的最南端,居高临下,与临潼秦始皇陵遥相呼应,可谓一奇。笔者在《王翦墓遐想》文中有所描写。
正拍照间,从西南角的玉米地里走出一清瘦老者,头戴草帽,背略有些驼,很热情地同我打着招呼。我问:“老伯是那个村子的?”老者指着南面的村子说:“我是永和堡的,72岁了,我儿子负责看护王翦墓。我刚才在自家地里扳玉米哩,瞧见你们我就过来了。”我们与老者不期巧遇,访谈中得悉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我说这个墓碑立的位置可能不对?老者说:“就是的。1983年6月立碑的时候,我说碑子应该立在墓的北面。立碑的人说南面离大路近,就立在这里了。”我问这里以前有碑子么?老者说原石碑在王翦墓稍偏西北处,非常高大,比这墓冢还要高,石碑上面刻着“秦大将军美应侯王翦之墓”(清嘉庆年间所立),可惜“文革”中砸毁了!老者叹了一口气忏悔的说:“唉!说起这事与我也有关。那时候年轻不懂得保护文物,上面安排破四旧砸碑子,我也参加了。拆毁碑子时发现了一本书,一王翦墓探访帮青年人说是牛鬼蛇神,当场撕成碎片片撒扬了,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啥。”老者指着王翦墓西约百米处的高压电线杆说:“原先从高压电线杆往北一溜排有六个小墓疙瘩,我们叫六冢,据说埋着六国(战国时齐楚燕韩赵魏)王侯的衣冠、书简等,以表彰王翦功绩。“文革”中把六冢平了,就剩下王翦墓了。”

王翦墓属富平地界,北距106省道约二百米,沿国道再往东走就是蒲城界的唐睿宗李旦桥陵了。王翦墓正好位于富平和蒲城两县交界,以墓冢正中为南北轴线,以西土地属富平,以东土地属蒲城。老者说:“王翦墓周边土地原来都是富平的,解放后置换土地,墓以东的土地却归了蒲城县苏坊高义村。两县打了多年官司,结果还是现在这样子。你看,石碑前面的庄稼地就是蒲城的。”如此说来,我们刚才是穿过蒲城的玉米地,才到了王翦墓的。

从老者谈及原王翦墓碑位置分析,似乎墓穴是座南朝北,也不无道理。但观及秦始皇陵,史书记载座西朝东(秦人墓概是如此),笔者在《王翦墓遐想》一文中,大胆推测王翦墓是座西朝东,应该是合乎秦人习俗的。但现在新立的石碑,却在王翦墓正南,显然是不对的。老者提到“文革”毁坏王翦墓碑时曾发现一本书,因秦汉文书使用竹简,由此推断,原墓碑或许是唐宋时期修建的。

笔者拜访到贤镇西城堡王书记和老同学缑先生。王书记告诉笔者,传说西城堡王姓是王翦的后裔,美原王姓上坟嫌路远不方便,就把牌位寄放到西城王氏宗祠。后来为此两地王姓打官司,都说自己是王翦的长门嫡孙后裔。西城王姓说,美原王姓连祖宗牌位都没有,咋能说是长门嫡孙呢?年代王翦墓探访久远,是真是假,无关紧要,都是为了拜竭老祖先。王氏宗祠遗址就是今西城小学,在王书记家西侧。
秦大将军王翦是世界古代著名的军事家、战略家,以其高超的指挥艺术、军事计谋和卓越的战功而名冠中华。修缮和开发王翦墓刻不容缓,笔者觉得应从106省道至王翦墓开通一条路,这样既基本符合历史原貌,又可以与106省道沿线诸多古迹连为一体,方便游人拜竭。
(老同学林园村夫佐证:平六冢确切时间应该是1966年底到1967年上半年。我能记得六冢的样子,那时候全国到处破四旧、平王翦墓探访今年国庆节,我从京城回到陕西富平老家探亲,再次拜谒秦大将军王翦墓。我和弟弟穿过玉米地,眼前荒草凄凄,半人高的墓碑兀自悄隐在蒿草中。
王翦,秦国频阳(今富平)东乡人,官拜大将军,因灭六国功勋卓著,名扬天下,被秦始皇封为武成侯,后又封为“美应侯”。王翦晚年安居频阳故里,91岁无疾而终,葬在到贤镇永和堡北高岗之上。王翦墓南北较长,东西稍窄,高约9米,周长达136米。这里是秦始皇赏封大将军王翦千顷良田的最南端,居高临下,与临潼秦始皇陵遥相呼应,可谓一奇。笔者在《王翦墓遐想》文中有所描写。
正拍照间,从西南角的玉米地里走出一清瘦老者,头戴草帽,背略有些驼,很热情地同我打着招呼。我问:“老伯是那个村子的?”老者指着南面的村子说:“我是永和堡的,72岁了,我儿子负责看护王翦墓。我刚才在自家地里扳玉米哩,瞧见你们我就过来了。”我们与老者不期巧遇,访谈中得悉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我说这个墓碑立的位置可能不对?老者说:“就是的。1983年6月立碑的时候,我说碑子应该立在墓的北面。立碑的人说南面离大路近,就立在这里了。”我问这里以前有碑子么?老者说原石碑在王翦墓稍偏西北处,非常高大,比这墓冢还要高,石碑上面刻着“秦大将军美应侯王翦之墓”(清嘉庆年间所立),可惜“文革”中砸毁了!老者叹了一口气忏悔的说:“唉!说起这事与我也有关。那时候年轻不懂得保护文物,上面安排破四旧砸碑子,我也参加了。拆毁碑子时发现了一本书,一王翦墓探访帮青年人说是牛鬼蛇神,当场撕成碎片片撒扬了,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啥。”老者指着王翦墓西约百米处的高压电线杆说:“原先从高压电线杆往北一溜排有六个小墓疙瘩,我们叫六冢,据说埋着六国(战国时齐楚燕韩赵魏)王侯的衣冠、书简等,以表彰王翦功绩。“文革”中把六冢平了,就剩下王翦墓了。”

王翦墓属富平地界,北距106省道约二百米,沿国道再往东走就是蒲城界的唐睿宗李旦桥陵了。王翦墓正好位于富平和蒲城两县交界,以墓冢正中为南北轴线,以西土地属富平,以东土地属蒲城。老者说:“王翦墓周边土地原来都是富平的,解放后置换土地,墓以东的土地却归了蒲城县苏坊高义村。两县打了多年官司,结果还是现在这样子。你看,石碑前面的庄稼地就是蒲城的。”如此说来,我们刚才是穿过蒲城的玉米地,才到了王翦墓的。

从老者谈及原王翦墓碑位置分析,似乎墓穴是座南朝北,也不无道理。但观及秦始皇陵,史书记载座西朝东(秦人墓概是如此),笔者在《王翦墓遐想》一文中,大胆推测王翦墓是座西朝东,应该是合乎秦人习俗的。但现在新立的石碑,却在王翦墓正南,显然是不对的。老者提到“文革”毁坏王翦墓碑时曾发现一本书,因秦汉文书使用竹简,由此推断,原墓碑或许是唐宋时期修建的。

笔者拜访到贤镇西城堡王书记和老同学缑先生。王书记告诉笔者,传说西城堡王姓是王翦的后裔,美原王姓上坟嫌路远不方便,就把牌位寄放到西城王氏宗祠。后来为此两地王姓打官司,都说自己是王翦的长门嫡孙后裔。西城王姓说,美原王姓连祖宗牌位都没有,咋能说是长门嫡孙呢?年代王翦墓探访久远,是真是假,无关紧要,都是为了拜竭老祖先。王氏宗祠遗址就是今西城小学,在王书记家西侧。
秦大将军王翦是世界古代著名的军事家、战略家,以其高超的指挥艺术、军事计谋和卓越的战功而名冠中华。修缮和开发王翦墓刻不容缓,笔者觉得应从106省道至王翦墓开通一条路,这样既基本符合历史原貌,又可以与106省道沿线诸多古迹连为一体,方便游人拜竭。
(老同学林园村夫佐证:平六冢确切时间应该是1966年底到1967年上半年。我能记得六冢的样子,那时候全国到处破四旧、平坟,记忆犹新。) 

上一条:太尉文正王公神道碑铭   下一条:王晔墓地考证初论

相关文章

  • 王审知德政碑》铭源流选
  • 关于王韶墓园保护利用的建议报告
  • 大山深处有座民间“金銮殿”--休宁三槐堂
  • 桓台王渔洋家族为什么能光辉三百年?
  • 山西晋祠·子乔祠(王氏祖祠)
  • 祭拜农神之所——稷王庙
  • 王瓒墓及墓道石刻
  • 访王羲之故里山阴村